蓝少个人博客

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红尘摆渡人

日期:2016-09-10 阅读:580 分类:程序人生 标签: 

我遥遥渡河而来,
彼岸,烟波流转,可有人寻我
对岸,繁华三千,可有人候我
摆渡人早已扬长而去
踽踽独行,不得归航
——————题记

在阴阳交界处,所有灵魂都要经过忘川,喝了孟婆汤,走过奈何桥。
将前生的记忆洗掉,开始又一个轮回。
有个传说,在忘川上,有个神秘的摆渡人,每一百年,就会来摆渡一个灵魂,
只要你和他有缘。坐这个渡船,就可以不忘前生,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但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如果你有毅力,可以等。
河岸上,我一动不动的站着,任风吹散我的头发。一百年了,在这冰冷的地府,
我放弃了轮回,就为了等那个摆渡的人。

生前,我一直想有一段天长地久的爱情。可是没人给我,我的他背叛了我。
悲痛欲绝中,我选择了弃世。当灵魂在地府游荡,我知道了那个传说,不管真假,我要等待。
忘川水汹涌湍急,河岸边开着一种白色的小花,晶莹剔透的,很美。
它叫忧郁之花,凡是悲哀的灵魂,都能将它拿在手中,一直开放。直到,
你不再忧郁时,它就自己枯萎凋零。它就是靠灵魂的忧郁开放的。
在我指尖,一直开放着一朵忧郁之花,开得很灿烂。来来往往的灵魂,
都会给我投来同情的一瞥。我白色的衣装已被地府的风吹了一百年,青丝已渐渐斑白,
是的,我就这么一日复一日的,枯等在河边。

远远的,一只小船,无声的驶来。船上,是一个面容冷峻的黑衣人,他将船靠岸,
只说了句:“上来。”不管我是谁,也不问我去哪里,就这么默默地走着。
渡船的终点,是那个繁华世界,滚滚红尘。当踏上彼岸,我回头,已不见了那摆渡人。
忽然,我开始怀疑,我为什么要等那只渡船,真的只是为了实现一个愿望么。
此时,指尖上的忧郁之花开得更灿烂了。
这一世,我仍是孤单,是的,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我给自己起了个新的名字——白发三千丈。

又来到河边,我期望着再一次搭上他的渡船。就这样,九个百年,我和他相遇了九次。
九世轮回,却没有改变我在人间的宿命。每一次相遇,
我指尖的忧郁之花就会凋零一次,下了船,花朵依然绽放。
第十个百年,我依然在河边痴立,可是两百年过去了,他没有来。
倒是他的那艘渡船,不时地在河面漂来荡去。忽然间,我泪流满面。

孟婆说,我和他缘分已尽,劝我还是早早的喝了汤,抹掉记忆,重回人世。
我固执的守在河边,年复一年,我一直会等待,哪怕千年!没有人知道,
我这样的枯等,不是为了那个愿望,也不是为了记取前生。在千年前,
我就知道,我一百年的等待,只是为了,只是为了,只是为了看那个摆渡人一眼!
彼岸烟波流转,没有我等候的人!对岸繁华三千,红尘里可有摆渡的人?


在一个月光照进山林的夜晚,
有种遇合,让我静静流下泪来。
忧伤的旋律,一直在我心深处流畅。
荷花下,采莲曲荡浆滑过
梦里水乡 ,安静的凝视着 。
有风吹过,有云飘过,彩烟飞过,烟雨画过
霓裳飞扬,浮叶落花一般
慢慢从眼前 流过

好想去走一趟,
那条长长窄窄的江南老街
想去坐趟渡船,再渡一次
渡我到情素魂萦梦牵的对岸
对岸,繁华三千
红尘里,可有摆渡相思飘梦的人

各自残缺的恋曲
重逢在,
各自的生命里。
当我们错过了,当时的笑靥
却未必会错过,秋红的缱绻
愁悒顿时变得,蛛丝般纤细
季节里也有了,熔炼的安宁
人生是场残缺的烟雨,
也是有规律的阴差阳错

生命,虔诚温柔
一如,落日对山的眷恋
爱情,凄美感人
犹如,相思倚偎着烟雨
沧桑,年年有痕
刻在眼角,褶藏着岁月
回首时,终于明了
那一直筑起的心墙
只是为了保护心里
最柔软的爱恋

我怕来不及拂去自己
眉间的哀伤
我怕有一天,时间静止在
我遥望的目光
我怕心蹇蹇,描画不出
阳光下那一池荷香
纤柔的步履,
叩开旧日足迹的
那一径轻寒

有种心情不是记忆
它像一片彩茵中的心境
缥缈潮湿似水中幽兰
忧郁默默如梦依依
说出来,
是一段一段的沧桑
落眉间
是一曲一曲的思念

隔了许久,重来过渡
忧伤竟然仍停在那里
在暮色苍茫的渡口前
等待一秋
一秋,又一秋

岁月的倒影,
还有些微波
在花与水中荡漾
与荷花的主题没有联系
只是,被季节扑捉了
荷的容颜

不把曾经许下的诺言
说出口
在每一个猝不及防的
一瞬间
寂寞的舞步回旋在
心灵深处
如荷的心事
会乍然老去

总有些捧在掌心的露水
被时光洒落在某个清晨
总有些清澈透明的心事
在微雨的季节随风飘零
我的前世今生
摆渡的
是那瓣红莲
还是那片绿叶

时间渐渐从掌心
泛化开来
却连一丝丝的涟漪
也没有
却可以让人看到
那些心情
象浮叶落花一般
慢慢从眼前
流过

好想去走一趟
那条长长窄窄的老街
想去坐趟渡船
再渡一次渡我到对岸
对岸繁华三千
红尘里可有摆渡的人

各自重逢在各自的生命里
当我们错过了当时的笑靥
却未必会错过秋红的缱绻
愁悒顿时变得蛛丝般纤细
季节里也有了熔炼的安宁
人生是场有规律的阴差阳错

清清朗朗的河上有风拂面
灵魂顿时变得清澈且透明
生命虔诚温柔一如落日对山的眷恋
沧桑年年有痕刻在眼角褶藏着岁月
回首时终于明了那一直筑起的心墙
只是为了要保护心里最柔软的爱恋

我怕来不及 拂去自己眉间的哀伤
我怕有一天 时间静止在我遥望的目光
我怕心蹇蹇 描画不出阳光下那一池荷香
纤柔的足迹 叩开旧日足迹的那一径轻寒

有种心情不是记忆
它如临窗的心境缥缈潮湿
我就把它唤做追忆
说出来 是一段一段的沧桑
落眉间 是一曲一曲的思念

在那样一个月光照进山林的夜晚
要有种遇合能让我静静流下泪来
忧伤的旋律一直在我心深处流畅
荷花下采莲曲荡浆滑过梦里水乡

隔了许久重来过渡
忧伤竟然仍然在那里
在暮色苍茫的渡口前
在安静的凝视着山峦
忧伤竟然一直在那里
等待一秋一秋又一秋

岁月的倒影
还有些微波在花与水中荡漾
在与这荷花的主题没有联系
只是被季节扑捉了荷的娇颜

不把曾经许下的诺言说出口
害怕在时间面前保鲜的那些
青春如花的心事会乍然老去
在每一个猝不及防的一瞬间
寂寞的舞步回旋在心灵深处
有风吹过有云飘过霓裳飞扬

总有些捧在掌心的露水
被时光洒落在某个清晨
总有些清澈透明的心事
在微雨的季节随风飘零
我的前世今生摆渡的是
那瓣红莲还是那片绿叶

时间渐渐从掌心泛化开来
却连一丝丝的涟漪也没有
却可以让人看到那些心情
象浮叶落花一般慢慢从眼前...
流过......

漫漫红尘...
悠悠摆渡...
彼岸烟波流转,可有人侯我?


原文来源网络